您的位置: 首页 >> 李白与巴蜀

颂赞

发布时间:2014年6月5日 16:40      点击量:282

颂赞

李太白真赞并序

·王禹偁

读谪仙传,具得其事:始而隐以俟命也,中而仕以求用也,终而退以全身也;又尝读谪仙文,微达其旨:颂而讽以救时也,僻而奥以矫俗也,清而丽以见才也;而未识谪仙之容,可太息矣。恨不得生于天宝间1,与谪仙挈书秉毫,私愿毕矣。有时沐肌濯发,斋心整衣,屏妻孥,清枕簟,馨炉以祝2,拂榻而寐,意者求告梦而觇仙姿也3。虔洁逾月,祷之弗征。噫!凡目无分而觇之耶?仙客无灵而察之邪?人欲方切,天从忽来。

丁丑中浣4高平赵公5,即故相之子也。既莅厥职6,因而造焉7。公暇之间,语及皇唐文士,余以谪仙为首称。云得其真8,出以相示。余乃弹冠拭目,拜而窥之,宿素志心9,于是并遂。观乎谪仙之形,态秀姿清;融融春露,晓濯金茎10。谪仙之格,骨寒气直;泠泠碧江,下浸秋石。仙眸半瞑,醉魄初爽。海底骊龙11,眠涛枕浪。仙袂狂亸12,霓裳任斜。松颠皓鹤,宿月栖霞。龙竹自携13,乌纱不整。异貌无匹,华姿若生。真所谓神仙中人、风尘外物者也。亦既适愿,能无述乎?且夫画充国之形14,颂而美徳;冩曼倩之质15,赞以纪功。矧我谪仙之文行哉16!遂为赞曰:

仙之来兮峨嵋17,曳素衣兮游紫庭18。仙之去兮骑长鲸,拂霞袖兮归沧溟。云涛雪浪围蓬瀛19,是谁仙笔留其形?国风缺败谁继声?空有鹤态能亭亭20

【题解】  

选自《小畜外集》卷十。作者王禹9541001),字元之,晚贬知黄州,世称王黄州。北宋济州巨野(今山东省巨野县)人,诗人、散文家。  

作者读李白传而“得其事”,读李白文而“达其旨”,惜乎未见李白之容貌,虽梦寐以求而不得也。后来有幸见到李白的画像,深为其“态秀姿清”、“骨寒气直”、“真所谓神仙中人、风尘外物者”的形神气质所折服,故写下了这篇《李太白真赞并序》。真,即肖像、画像。

【注释】

1天宝,唐玄宗李隆基年号,始于公元742年,止于756年。

2祝,祈祷、祷告。

3觇(chān),暗中察看。《说文》:“觇,窥也。”

4中浣,亦作中。古时官吏中旬的休沐日,也泛指每月中旬。宋史浩《淳熙丁酉应制古诗三十韵》:“季秋中日,淳熙隆四

5cuì),副、辅助的,这里是辅佐,任副职的意思。  高平,古郡县名,今山西高平市。  赵公,不详其人。

6莅厥职,莅临职位、到职。

7造,造访、拜访。

8真,肖像、画像。《景德传灯录》:“有僧写得师真,呈师。师曰:‘且道似我不似我?’”

9宿素,平素、向来。《后汉书·郑玄传》:“入此岁来,已七十矣。宿素衰落,仍有失误,案之礼典,便合传家。”《敦煌变文集·捉季布传文》:“一自相交如管鲍,宿素情深旧拔尘。”

10金茎,用以擎承露盘的铜柱。《文选·班固〈西都赋〉》:“抗仙掌以承露,擢双立之金茎。”李善注:“金茎,铜柱也。”唐杜甫《秋兴》诗之五:“蓬莱高南山,承露金茎霄汉间。

11骊龙,黑龙。《尸子》卷下:“玉渊之中,龙蟠焉,下有珠。晋葛洪《抱朴子·祛惑》:“凡探明珠,不于合浦之渊,不得龙之夜光也。五代谭用之《赠索处士》:“玄豹夜寒和雾隐,龙春暖抱珠眠。

12duǒ),下垂。唐岑参《送郭杂言》:“朝歌城边柳地,邯郸道上花扑人。

13龙竹,即龙须竹,劈为篾平细柔韧,宜作马鞭。晋葛洪《神仙传·壶公》“房(费长房)忧不得到家,公( 壶公 )以一竹杖与之曰:‘但骑此得到家耳。’房骑竹杖辞去,忽如睡,已到家……所骑竹杖,弃葛陂中,视之乃青龙耳。”后因以龙竹指拐杖或比喻得道成仙。唐王绩《游仙》诗之四:“鸭桃闻已种,龙竹未经骑。”

14充国,国中之特殊突出者。

15曼倩,妙曼靓丽。

16矧,况且、何况。唐柳宗元《敌戒》:“矧今之人,曾不是思。”  文行,文章与德行。《论语·述而》:“子以四教,文行忠信。”宋苏轼《潮州韩文公庙碑》:“始潮人未知学,公命进士赵德为之师,自是潮之士皆於文行。

17扃(jiōng),本义为从外面关门的门闩,这里意为门、门户。

18紫庭,神仙所住宫阙。三国魏嵇康《代秋胡歌诗》:“受道王母,遂升紫庭。” 唐李康成《玉华仙子歌》:“溶溶紫庭步,渺渺瀛路。

19蓬瀛,神山名,蓬莱和瀛洲,相传为仙人所居之处,亦泛指仙境。晋葛洪《抱朴子·对俗》:“得道之士或委华蛟龙,或弃神州而宅蓬瀛。”唐许敬宗《游清都观寻沉道士得清字》:“幽人蹈箕,方士访蓬瀛。

20亭亭,高洁貌。汉蔡邕《琴歌》:“和液畅兮神气,情志泊兮心亭亭,嗜欲息兮无由生。

李太白赞

·马光祖

天地英灵之气,旷千载而几人?恍天仙之下堕,骖云雾而绝风尘1。以匹夫而动九重2,乃供奉乎翰林。将国论其与闻之3,奚儿女子之云云4?盖其抱负霸王之略5,或庶几乎少伸。手携郭令公6,足蹋贺季真7。至于奉珪印以赎之8,有以信志业之等伦9。岂为其道骨之可蜕10,诗思之不群耶11?郁郁此山,悠悠大川,公不来游,今五百年。

【题解】  

选自《李太白全集》卷之三十三。作者马光祖(约1201-1270),字华父,号裕斋,南宋金华(今浙江省金华市)人。宝庆二年(1226年)进士,官至宝章阁直学士、沿江制置使、江东安抚使,知建康府,拜知枢密院事。以金紫光禄大夫致仕,卒谥庄敏。

此文赞太白才绝“天仙”而“动九重”,“负霸王之略”而“志业”“等伦”于“郭令公”、“贺季真”,非仅为“道骨之可蜕,诗思之不群”也。言简意赅而切中肯契。

【注释】

1骖,乘、驾驭。《左传·文公十八年》:“而使职骖乘。”

2九重,指帝王。唐李邕《贺章仇兼琼克捷表》:“遵奉九重,决胜千里。”

3国论,有关国家大计的言论、主张。《汉书·薛宣传》:“臣闻贤材莫大於治人,宣已有效。其法律任廷尉有,经术文雅足以谋王体,断国论。宋王安石《河势》:“国论终将塞,民嗟亦已勤。”

4奚,疑问代词,胡、何。

5霸王,成就霸业或王业。《孟子·公孙丑上》:“夫子加齐之卿相,得行道焉,虽由此霸王不异矣!”唐陈子昂《唐水衡监丞李府君墓志铭》:“广武君负霸王之略,为成安之师,实欲北兴帝基,南面称创。”

6郭令公,即汾阳郡王郭子仪,曾任中书令,令公是对中书令的尊称。

7贺季真,即贺知章,字季真。

8印以赎之,史《李翰林别集序》:“及翰林坐永王之事,汾阳功成,请以官爵赎翰林。”印,即印玺。

9志业,志向与事业。南朝梁沈约《临川王子晋南康侯子恪迁授诏》:“门下侍中临川王子晋,志业清敏,器尚夷通。”  等伦,同等。

10蜕,道家以修道者死后魂魄散去成仙、留下形骸为蜕。

11不群,不平凡,高出于同辈。《楚辞·九章·惜诵》:“行不群以颠越兮,又众兆之所也。晋左思《咏史》之三:“功成不受赏,高节卓不群唐杜甫《春日忆李白》诗:“白也诗无敌,飘然思不群

李太白赞

·方孝孺

唐治既极,气郁弗舒。乃生人豪,泄天之奇。矫矫李公1,雄盖一世。麟游龙骧2,不可控制。秕糠万物3,瓮盎乾坤4。狂呼怒叱,日月为奔。或入金门5,或登玉堂6。东游沧海,西历夜郎7。心触化机8,喷珠涌玑。翰墨所在,百灵护持。此气之充,无上无下。安能瞑目,閟于黄土9。手抟长鲸,鞭之如羊。至于扶桑10,飞腾帝乡。惟昔战国,其豪庄周11。公生虽后,其文可侔12。彼何小儒,气馁如鬼13。仰瞻英风,犹虎与鼠。斯文之雄,实以气充。后有作者,尚视于公。

【题解】  

选自《李太白全集》卷之三十三。作者方孝孺(1357-1402),字希直、希古,号逊志,世称正学先生。明朝台州宁海(今浙江宁海县)人。历任陕西汉中府学教授、翰林侍讲、侍讲学士、文学博士。建文年间担任建文帝老师,主持京试,推行新政。“靖难之役”期间拒绝为篡位的燕王朱棣(即成祖)草拟即位诏书,刚直不屈,孤忠赴难,以十族殉,福王时追谥文正。

文章四言为句,整齐凝练。盛赞李白为“泄天之奇”的“人豪”,其才“雄盖一世”、“百灵护持”,其胸襟可“秕糠万物”、“瓮盎乾坤”,其事迹则“入金门”、“登玉堂”、“游沧海”、“历夜郎”,其气势乃“手抟长鲸”、“飞腾帝乡”,其文则“豪”比“庄周”、“实以气充”。其才气襟抱,重在一个“气”字——“气郁弗舒”,则“泄天之奇”;而“此气之充”,则“无上无下”。

【注释】

1矫矫,卓然不群貌。《汉书叙传下》:贾生矫矫,弱冠登朝。”《晋书四夷传吐谷浑》:炽磐闻其死,喜曰:‘此虏矫矫,所谓有豕白蹄也。’” 宋曾巩《故翰林侍读学士钱公墓志铭》:“公於众,不矫矫为异,亦不翕翕为同。”

2麟游,语本《淮南子览冥训》:“昔者黄帝治天下……凤皇翔於庭,麒麟游於郊。”后因以麟游为祥兆。  龙骧(xiāng),亦作龙襄,昂举腾跃貌。《汉书·叙传下》:“云起龙襄,化为侯王,割有齐楚,跨制淮梁 。”颜师古注:“襄,举也。”唐杨巨源《观打球有作》:“亲扫场如砥平,龙骤马晓光晴。

3秕糠万物,视万物为秕糠。

4瓮盎乾坤,揽乾坤于瓮盎。

5金门,即金马门,省称金门。汉代宫门名,学士待诏之处。《史记滑稽列传》:“金马门者,宦署门也。门傍有铜马,故谓之曰‘金马门’。”唐刘禹锡《为郎分司寄上都同舍》:“籍通金马门,身在铜驼陌。”宋高似孙《纬略》卷七:“待金马门,汉盛选也。以汉之久,而膺此选者仅若此耳,殊不轻畀也。”汉扬雄《解嘲》:“与贤同行,金门上玉堂有日矣。

6玉堂,宫殿的美称,泛指宫殿。战国楚宋玉《风赋》:“然后倘佯中庭,北上玉堂,於罗帷,经於洞房,得为大王之风也。”《韩非子·守道》:“人主甘服於玉堂之中。”汉刘向《九叹·逢纷》:“芙蓉盖而菱华车兮,紫贝而玉堂。”唐杜甫《进雕赋表》:“令贾马之徒,得排金门,上玉堂者甚众矣。”

7夜郎,汉代我国西南地区古国名,大致相当于以今桐梓县为中心的贵州西北部及云南、四川部分地区。汉司马相如《难蜀父老》:“今罢三郡之士,通夜郎之涂,三年于兹,而功不竟,士卒劳倦,万民不赡。”李白《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》:“杨花落尽子规啼,闻道龙标过五溪。我寄愁心与明月,随风直到夜郎西。”参阅《史记·平津侯主父列传》、《汉书·西南夷传》、《后汉书·西南夷传》。

8化机,变化的枢机。唐吴筠《步虚词》之十:“二气播万有,化机无停轮。” 明宋濂《傅幼学字说》:“三代圣人之所学者,大参乎天地,而小不遗乎事物,妙可以赞化机,而近不离乎云为。”

9),同闭。

10扶桑,神话中的树木名,后用以称东方极远处或太阳出来的地方。《山海经·海外东经》:“汤谷上有扶桑,十日所浴。”郭璞注:“扶桑,木也。”郝懿行笺疏:“扶当为。《说文》云:“,神木,日所出也。”《文选·陆士衡·乐府·日出东南隅行》:“扶桑开朝晕,此高台端。”左思《吴都赋》:“行乎东极之外,经扶桑之中林。”

11庄周,即庄子,约公元前369- 295年期间在世,中国古代哲学家,道家学派的代表人物之一。

12侔(móu),相等。

13气馁,谓中气虚弱。宋陆游《九月一日夜读诗稿有感走笔作歌》:“力孱气馁心自知,妄取虚名有惭色。”元萨都剌《相逢行赠别旧友治将军》序:“吾病久气馁,不能无惧心也。”